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好看的玄幻小说-民间故事:古藤雪花席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330 次

古藤雪花席

明成祖年间的一天,各路官员进京朝拜。担当着反腐使命的东厂间谍如临大敌,派出巡视官员在城门口对官员所带物品进行检查。很快,广东布政使徐奇的车驾引起了他们的留意,他的车上居然有许多藤席。他不是商人,带这么多藤席干什么?

卢世明命人将每床藤席都打开来细心检查后,发现便是一般藤席。他正色问道:“徐大人,您这些席子真要送朋友?送给哪些人?”徐奇恭敬地说:“卢大人,的确是要送给我的朋友们,请看,名单都在这儿。”

卢世明看后发现,名单上的人都是朝中要员。其时,但凡进京朝拜的官员,都会给皇帝带一份礼。卢世明奇道:“已然你给大臣们都带了礼物,为什么不给皇上捎一份厚礼呢?”徐奇为莫非:“这种野生藤席不过是岭南民间之物,哪里配得上送给皇上?”

聊了一瞬间,徐奇认为卢世明会放他进城,不料卢世明把脸一板:“我这就把你送礼的名单呈给皇上!尽管藤席价值不高,但你送的目标满是朝中要员,如此大胆地受贿,我们不抓你抓谁?”

徐奇强龙斗不过地头蛇,只好求他放自己一马,说:“大不了把藤席当街卖掉,不送了行不?这份名单不宜交到皇上手里,里边漏掉了一个人的姓名,我忧虑会给那人引来杀身之祸!”

这下卢世明更来劲了,他细心看了一遍,满意地笑道:“原本你把太傅杨士奇漏掉了,看来你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啊!他要是知道了,还不被你气死?”

这时,徐奇的管家卢云龙抱着一床藤席走过来请罪,说:“卢大人,都是我就事不力,给我家大人添了费事。我这床藤席,是用何仙姑升天当地的野生仙藤所制,此藤成长已有上千年韶光,就叫“仙姑席”,弥足珍贵,看在我们是本家的分上,还请大人笑纳!”

卢好看的玄幻小说-民间故事:古藤雪花席世明不为所动,大声喝道:“少来收购我!你们这个名单中必定藏着什么诡计,你们等着,我立刻呈给皇上!”

徐奇无计可施,只需抱头号在城门外,听其自然:

卢世明很快便把徐奇的送礼名单交到了明成祖朱棣的手上。朱棣看完,发现公然少了太傅杨士奇的姓名。他想了想,没有直接找徐奇来问话,反而命人将杨士奇带来问话。

此时的杨士奇现已传闻徐奇出完事,他也正疑惑为什么徐奇不给他送礼呢!皇帝问他,他哪里答得上来?可是,他知道,伴君如伴虎,一言不小心,他和徐奇都将人头落地。

见老公很尴蝾螈尬,杨夫人抚慰道:“你尽管心安理得,但你不能撇清联系,只为自己摆脱,这样一来,其他被送礼的官员就成了贪官,你要识趣说话,尽量保全我们,又要使皇上消除疑虑。”

杨夫人的话给了杨士奇一个清晰的点拨。一路上,他都在严重地考虑究竟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,既使自己全身而退,又使一切人不受牵连,远离一个“贿”字?

杨士奇来到御书房,发现朱棣正打量着一床藤席,正是徐奇预备送出去的藤席其间一床。

君臣之礼结束,当班宦官把徐奇的送礼名单往他面前一放,杨士奇看完,急中生智,面露浅笑轻松回答道:“皇上,前阵子,徐奇去岭南就任,众官员按常规出城送行,送行时喝酒赋诗,人均一首诗给他带上。那一天臣正好卧病在家,就没有去送,因而,他赠席的名单上也就没了我。”朱棣茅塞顿开,但仍有一丝愠色。

杨士奇拿起藤席闻了闻,又摸了摸,说:“这便是一般的凉席,岭南家家都有,再说,徐奇想送它们给官员,他们也不见得会收呢。您看,这席子上都有一粒粒的霉点了,算什么值钱之物。”

这样一说,朱棣才放下了心頭的不快,他最忧虑的便是官员之间受贿受贿。

看到朱棣放松的表情,杨士奇大胆开了一句打趣,说:“早知徐奇要用藤席报答世人赋诗送行之情,我也写一首,要不今日也能捞一床席子!”他太清楚皇上的心思了,你贪,他恨!你不贪,他会置疑你是在收购民意,将来想图谋他的全国!

朱棣心头的顾忌解开,他当场命宦官把徐奇的送礼名单烧了,表明不追查任何人的职责。至于徐奇带来的藤席,还有没有人敢收,他不论。

走出宫门今后,杨士奇才敢长出一口气,此时的他早已一背盗汗。

另一方面,徐奇进城今后,望着十多床藤席犯了愁,这下好了,还有谁敢收他的礼呢?可是丢掉处理,他又舍不得。去卖吧?不是让那东厂的人看了笑话?

管家卢云龙说:“我看大人这次转危为安,全赖杨大人处理妥当,我们先去他贵寓谢恩,然后把那床最好的藤席送给他,便是送给卢世明不要的那床仙姑席。只需这床席子送了出去,其他官员都会收下的。”

徐奇听了窝火,不由得踹了管家一脚,吼道:“你会不会说人话?什么送了他人不要的?尽管你把杨士奇的姓名漏掉了,但那床最好的藤席,原本便是要送给杨大人的!杨大人能在皇上面前说上话,你懂不懂?”

所以,两人带着仙姑席拜访杨府。尽管杨士奇觉得徐奇给自己添了很大的费事,但他也想知道他为什么送礼漏掉了自己的姓名,就迎他进门了。当听到是管家漏掉了自己的姓名,并且给自己的藤席是一切凉席中最好的一种时,当下心里的气就消了不少,还留他二人用完饭才送出来。

二人临走的时分,杨士奇特意送到府门口,让侍女送上几盒京城点心,意即互相是土特产交游,归于正常往来,以免被那东厂的人看到又添枝加叶地告了上去。

街上看着是没什么人,但官员间的交游故事传得飞快。很快,其他官员都知道杨士奇收下了徐奇的藤席。当徐奇前来送席时,就爽快地收下了。朱棣当然知道徐奇把藤席都送出去了,想着是不值钱的岭南特产,也不再尴尬他。

看着皇上不再追查,收了藤席的官员也就放下心来,把藤席铺到了自己的床上,安心肠用了起来,他们还讲给徐奇听,向他表明感谢。

每逢这时,徐奇就张着嘴,一副半吐半吞的姿态,各官员认为他被皇上吓怕了,安慰道:“千里送鹅毛,礼轻情意重。你的藤席正合时节,既不贵又有用,你真会做人!”等徐奇离京今后,杨士奇的好奇心遽然被勾起来了,他想,徐奇说送自己的仙姑席是最好的,何以见得?我是不是被他忽悠了,他连我的姓名都漏掉了,凭什么给我最好的藤席?他把自己的仙姑席左看右看,发现比在御书房看到的那床黑色霉点更多,整床席子的色彩也更深,这床席子看上去麻麻点点,黑黑的,实在是不算漂亮。尽管睡上去不沾身上的汗水,凉而不冰,但除此以外、没有觉得与其他凉席有什么不同。

带着疑问,他借到同僚贵寓串门之机,趁便看了几家的藤席,公然发现他们的席子色彩浅一些,黑点少一些,他知道,古藤做的席子时代越长,色彩越深,可那些黑点多了除了丑陋,又有什么优点呢?

这次一同收下藤席的官员们对杨士奇的情绪都比原本尊敬,由于杨士奇在皇上面前处理妥当,使他们都免除了徐奇送席带来的祸端。所以,我们也很愿意跟他一同研讨这种藤席的等级。杨士奇没有明说自己家的藤席与他们的不同,仅仅随口赞同几句。

比及夏天过完,藤席收了起来,再也没有人提起这档子事了。到来年夏地利,他们拿出藤席来,发现席子没有被虫蛀,才感觉到这席子远比一般席子要好。比及徐奇再次进京时,他们就暗里问他究竟是什么席子?徐奇就像牙疼相同咧咧嘴,只说是一般席子,问得急了,就说:“我喜爱李白的一句诗,就叫燕山雪花大如席。”我们见他东拉西扯,也就欠好再问。

时刻又曩昔十多年,徐奇的管家卢云龙要逝世了,他不甘心肠问道:“大人,我有一个愿望未了。不知道你前次送给好看的玄幻小说-民间故事:古藤雪花席各要员的藤席究竟叫什么姓名?那席子,虽是我打包装车写名单,可是您一人进山买来的,我们本地街市上底子看不好看的玄幻小说-民间故事:古藤雪花席到這种席子。”

徐奇摸摸腮帮子,说:“想起来我就疼爱,我送他们这么好的席子,实践是盼望他们领我的情,让我朝廷有人好当官的。哪知倒成了偷来的锣鼓敲不得!假如我说那些藤席是人间罕见的雪花席,一床顶一般席子一百床,怕是皇上就要办我个受贿罪坐牢问斩了!当他们问起时,我只好强扯那句燕山雪花大如席来暗示他们是雪花席。”

卢云龙不解道:“何来的雪花呀?”徐奇说:“席面上的黑点便是啊!藤以成长期长的为贵,它们在成长中,不免被鸟啄虫啃构成黑点。黑点的多或少,代表藤子成长时刻的长短。那日我进山打兔子,可巧救了一位好看的玄幻小说-民间故事:古藤雪花席落在捕兽圈套里的老篾匠,他其时已八十高龄,知道时日无多,就把这批存了半辈子的雪花藤席转送给我,后来我给他送去两锭金子。至于把黑点叫雪花,是雅称,民间的东西,常是大俗大雅。席子的好坏,只需等时刻来证明。等证明清楚了,要员们也下台了,我也快入土了,还有什么含义?”